主页 > 2019年香港马会王中王正版资料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琳番外)李琳儿的愤怒

发布日期:2019-09-11 12:20   来源:未知   阅读:

  撇开个人成见来说,李琳儿觉得严炎这家伙对做生意很有一套。只不过,她提前给自己打了预防针,所以所有报导的新闻都用她笔名:琳幸天下。一来她不想让小区的人知道她现在改行做狗仔队,二来干狗仔队这行工作一不小心就得罪人,还是小心为上。

  内地一线男星章波波夜游香港,其未婚妻黄乐乐并没随行,但有另一名陌生女子自晚上六点零三分开始进入章波波预定的酒店房间,直至早上五点五十分才从酒店后门离开……

  据悉,该名女子乃是与章波波合拍过电视剧的内地二线女明星李萍儿,身材姣好长相甜美,原来他们私底下已经悄悄约会近半年,有图有真相,看来二人是打得火热哟,他们二人均未就此事做出回应,黄乐乐在众多亲密图片的事实面前,仍嘴硬坚称未婚夫和李萍儿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相信他们之间是清白的……

  等李琳儿把报道和相片都整理出来,她才发现同事们都走光了,从座位的窗户往下看,繁华的中心街道热闹非凡,每个店铺门前都放着廉价的大音箱,放着一些流行的摇滚歌曲。

  “妈的,如果我的老板是上帝,一定也会爱上我这个无私加班的员工。”李琳儿一边收拾自己物件,一边嘴里自言自语。其实她是因为肚子太饿,想说点什么让自己分散一下注意力。

  身后传来略带笑意的声音回答,把李琳儿吓了一跳,她忙转过身看见严炎正一脸笑意的望着她。

  其实他刚才去见了一个客户,而他的手机也一直在他的裤兜里。只不过他了解她的性子,拿到第一手的消息一定会加班加点的把新闻稿赶出来。

  一想到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她一个女人孤零零的,他的心就有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于是客户一走,他又匆匆折返了回来。

  李琳儿此刻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见严炎从办公室里出来,随口问了一句:“要不要一起走?”

  严炎点点头,于是李琳儿一盏一盏的开始熄灭办公室里的灯,开关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尤为清脆。

  她关掉最后一盏灯的时候,他仍旧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李琳儿回头奇怪的望着他,道:“你怎么还不走,发什么呆啊?”

  其实就在刚才,他忽然觉得李琳儿长的很美,她脸上的浅笑让人看着很舒服,就像是夜里看到的壁灯一样,浅浅的,很温暖。

  原本以为可以趁着吃夜宵狠狠刷他一笔的,谁知道他的车子绕来绕去之后,在一家不怎么起眼的大排档门前停下。

  李琳儿横了他一眼,说道:“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抠门,像你这样的身份好歹也请我去五星级酒店里面吃吧。”

  严炎拉出一把椅子,擦了擦才让她坐下,认真说道:“这家大排档做的饭菜比五星级里面做的还要好吃,不要东西还没吃就凭第一印象去评价一家店面的好坏。”

  李琳儿只好坐下,严炎让服务员过来,跟第一次相亲见面不同,他居然主动咨询了她的意见,才开始点菜。

  当第一道红烧牛肉端上来的时候,李琳儿夹起一尝,发现这家伙说的是对的,普通的家常菜也能做得如此美味真是不简单,她的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叫,是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快朵颐。

  严炎发现自己最近的目光总是忍不住的掠过她的脸庞,看着明明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女人,怎么会愿意被人包养呢?他实在想不懂。

  过了好一会儿,李琳儿才发现他压根还没动筷子,眼神也没有给他,嘴里却说着:“你快点吃呀,很好吃的。”

  笑了笑,严炎轻轻夹起一块牛肉,动作优雅的把牛肉吞咽下去之后,才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并不是那种特别贪钱的女人?”

  “是吗?那是你的错觉,姐姐我第一贪钱,第二还是贪钱。”李琳儿抬头笑着看他,可是她却发现有点看不懂他脸色的表情,又道:“你知道吗,我现在的愿望就是钓一个像你这样年轻英俊多金的男人。”

  “是吗?”严炎嘴角露出一丝让人看不懂的微笑,甩了一句:“那我追你怎么样?”

  李琳儿放下了筷子,看着他带着微笑却又有点认真的脸,她忽然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严炎只是静静的坐着,只不过脸上的笑容褪去,等她止住笑声了,才冷冰冰的问道:“你笑什么?”

  “难道你说笑话是准备让人哭的?”李琳儿一脸你白痴的反问他,再次拿起筷子,却在看到他冷着脸的时候,有点惊奇:“莫非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菜陆续上齐,严炎也开始拿起筷子吃菜,即便只有他和李琳儿二人,这顿饭仍旧是吃得很热闹,尤其是他最喜欢下手抢李琳儿看中的菜。

  一番筷子斗争之后,李琳儿都败阵下来,忍不住气呼呼的说道:“我说,你就不会让一下女人吗!”

  李琳儿无语的去夹上汤娃娃菜,却发现这菜洗的时候没有完全分开,导致现在熟了还藕断丝连的粘在一起,她郁闷了,开口道:“快帮我一下。”

  严炎伸出筷子从她的筷子下接过她夹起的娃娃菜,然后往自己的嘴巴里送。李琳儿生气了,指责道:“喂,你怎么可以老抢我的菜啊!”

  “对了,我认识的有钱人很多。”严炎拿过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角,问道:“你喜欢弱智伤残人士的还是快入土为安的?”

  李琳儿不想理他,吩咐服务员拿了半打啤酒,她一下子喝了半瓶,微风吹乱了她额前的刘海,她胡乱拨弄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这二十七都仿佛白过了一样,没有事业,没有家庭。

  严炎陪着她喝了几杯,见她一直不说话的自斟自饮,忍不住关心问:“你怎么了?”

  “我……”李琳儿望着他,幽幽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自从离婚之后,我觉得我好像变成了爱无能,不管再看见谁,心好像都不会跳动了一样。”

  “我其实就是在想,既然爱无能,那就让我嫁个有钱人呗,这样起码有点安全感,我不用再为每天的生计打拼,他也不用爱我,只需要每月固定的给我一点钱就可以了,我们可以各过各的,大家互相不干涉。”

  或许是喝得比较急,李琳儿有点醉了,不然她怎么会想流泪呢,她那么勇敢,怎么会流泪呢。

  严炎看她说完话就低下头,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其实做人不用那么悲观的,要不我来改变你的未来生活,如何?”

  “滚!”李琳儿已经逼退了眼眶中的泪水,抬头瞪着他,说道:“别以为你是我老板,就可以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的!”

  严炎无语的叫服务员过来结账,眼见李琳儿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说了一句:“不用找了。”

  “哼,你居然敢嫌弃我?我都没有嫌弃你呢。”李琳儿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

  “嗯哼,这还不多。”李琳儿笑嘻嘻的,得意说道:“小桂子,我们起驾回宫。”

  贴身的扶着她,严炎的心中升起了异样的感觉,有一点点甜蜜,还有一点雀跃。似乎自从那晚和她、杜彦去了海滩之后,他的心情就开始变得奇奇怪怪了。

  第二天,报纸大卖,杜彦笑呵呵的在会议室上宣布:“由于公司的报纸销量节节攀升,所以决定在今晚一起去森林里面露营。”

  大家早就想一起去放松一下了,听到这个消息都忍不住欢呼起来,只有李琳儿一个皱着眉头道:“拜托,大晚上的去森林里喂蚊子啊?”

  王晴显得格外兴奋,说道:“琳琳,你年纪大了,更要多多接触森林,亲近大自然。”

  李琳儿淡定的怒了,道:“姐姐我更想打你一顿出出气,我年纪哪里大了?”她也才二十七岁好不好?

  到了夜晚,一大群人围着火堆唱歌跳舞,李琳儿对这个没有兴趣,蚊子多得要死,她躲在帐篷里,却又热得要命,只好到外面纳凉。

  眼尖的看见严炎和杜彦坐在另一边,走过去,却刚好听见严炎的说话声:“解雇李琳儿的事情,我再考虑考虑。”

  “你们要解雇我?”李琳儿傻住了,她自认为也算是适应了狗仔队的工作了,怎么他们都看不见她的努力吗?

  “我懂了。”李琳儿打断他的话,她觉得自己此刻头脑一片空白,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所以她一下子冲进了树林里。

  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在森林里跌跌撞撞的越走越远。没事的,只是被裁了而已,公司会赔偿她两个月的工资,她一定可以找到另外的工作的,实在不行,她就开口求江云稀那小妞,走走后门进她老公的公司便是了。

  她努力安慰着自己,直到右脚一歪,她清楚听见脚腕处传来声音,然后就是钻心的疼痛袭来。

  妈的,果然是人倒霉起来喝口水都会被呛到,她居然崴到脚了,好疼。强忍着疼,坐到了一块石头上,把鞋子脱了,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崴到的地方,肿了。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大家都困了,陆陆续续的回到自己的帐篷,王晴第一个发现李琳儿不见的,她连忙报告给老板。

  严炎的心很慌,他望着森林的边缘,心中升起一股久违的害怕。顾不了许多,他拿起手电筒就走了进去,才没走多远,他就看见她,用手环抱着两只脚,抬头呆呆的望着天空。

  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坐到她旁边,说道:“是不是看着星空,就感觉自己特别渺小?”

  李琳儿连看他一眼都懒,却听见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说,做一颗星星多好呀,每一颗星星之间都有自己距离,永远也不会相爱,也不会相互伤害。”

  “或许吧,所以每颗星星虽然美丽,却也只能发出冷冷的寒光,因为它们都孤独到失去了归属感。”她还是仰望着天空中的繁星点点。

  “好!”这个字严炎几乎是咬着牙说的,从来都只有他拒绝别人的份,何曾试过被别人拒绝了?

  走出几步,忍不住回头,发现李琳儿又维持回原来的样子,双手环抱着脚,仰头呆呆的望着天空。

  严炎却顺势把她从石头上拉了下来,然后扶着她,也不管她的态度,说道:“走吧,我扶着你。”

  李琳儿不理他,却也无力推开他,这样走出几步,他又说道:“这样走太慢了,我背你走吧。”

  严炎也不管她的抗议,径直把她背了起来。李琳儿怔了一下,不过还是把手放到他的肩上,她可不想被摔下来。

  过了一会儿,李琳儿才说道:“我不想再回公司了,这个露营也是公司组织的,我这个算是工伤,你们得多赔偿我半个月的工资,财务结算好,就直接打到我卡里吧。”

  “不要以为你背了我,我就会原谅你,我希望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她其实可以理解的,毕竟一家公司要裁员是很正常的事,她只不过碰巧偷听到,而她碰巧又是被裁掉的那一个罢了。

  其实,她的工作上的拼劲他是看见的,就是因为看见了所以才会心惊胆战,经常听说某记者被打的消息,他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他才决定把她解雇的。

  快到他们露营的地方,李琳儿强烈要求,严炎才肯把她放下来。原因很简单,她都要从这个集体除名了,不想再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

  回到营地,众人看见她回来,都松了一口气。见她崴到脚,都纷纷表示关心几句,然后又各自散去睡觉。

  杜彦若有所思的眼神掠过严炎的脸,然后一脸“我懂了”的表情,说道:“琳琳,我帐篷里有铁打损失的药,你到我那里处理一下吧。”

  严炎扶着她到了杜彦的帐篷,杜彦拿来红花油,拧开盖子,说道:“可能会有点痛哦。”

  果然很痛,李琳儿额头上的汗珠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冒了出来,她死死的咬着下唇。

  见她这副模样,严炎在旁边蹙着眉头说道:“你是女人,如果喊疼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切,姐姐我什么样的痛苦没有经历过,这点痛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然后崴到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火辣辣的,感觉是杜彦故意用尽全力一样,她大叫道:“杜彦,你想谋杀我啊!”

  杜彦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我下手重了点,但不是故意的。”然后他和严炎都忍不住哈哈笑出声。

  陆秦风有事情要来C市子公司,江云稀自然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几乎,屁颠屁颠的跟着来了。

  李琳儿正愁脚不方便没人使唤,又拉不下老脸回爸妈家,听到电话江云稀说她要来,连忙说道:“小妞,姐受伤了,你快来照顾我。”

  由于是陆秦风亲自开车过来,所以自然要比坐大巴车快,到了下午时分,江云稀已经到达了C市,陆秦风去公司处理事情,她先来找琳琳。

  当她看见李琳儿的右脚又红又肿时,吃了一惊,她一开始还以为她说的受伤是开玩笑的,连忙问道:“琳琳,你这是怎么啦?”

  江云稀坐到她的旁边,把她的脚拿来翻来覆去的研究,那样子像是在研究古董一样,鉴定完毕,她才说道:“琳琳,那份工作你不要干了,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李爸爸和李妈妈知道了会担心的。”

  李琳儿忽然无限怨念的瞪着她,江云稀心里毛毛的,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姐脸上有花么?”

  “小妞,我觉得自从你那次给我安排相亲之后,我的生活就没有顺心过。”李琳儿接着絮絮叨叨的把这一个多月的经历说了一遍给江云稀听。

  “不会吧,他居然还是你的新老板?”江云稀吃了一惊,一开始她就觉得这男人跟李琳儿有缘分,不过这缘分诡异到这个样子,还真是不得了。

  “那倒不用,若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陆秦风还不拿刀把我砍成几块啊。”李琳儿笑嘻嘻的拿出一封信递给她,说道:“你只要帮我把这封辞职信信拿到公司,交给那个严炎就可以了。”

  “好!”江云稀其实早就想去会一会这个严炎了,立即义不容辞的站起来,“你在这里等着我的好消息。”

  由于她本来就是C市人,所以李琳儿把地址给她,她立即就熟门熟路的坐上计程车,直奔那公司。经过前台的引荐,她来到了严炎的办公室,推门进去。

  严炎今天穿着的一件浅蓝色的格子衬衫,五官长得十分俊美,不过江云稀看多了陆秦风和纪不凡,对帅哥有了免疫。

  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直接把信给他,说道:“我是琳琳的好朋友,这是她的辞职信。”

  经过昨晚的考虑,严炎有点后悔了,他觉得最起码不该和李琳儿搞得那么僵的,所以若是她同意,可以把她调到印刷部门工作,这样不用她直接上第一线了,没想到她今天居然托人送来了辞职信。

  他直接就把信撕烂了,目光变得森冷,办公室的气温明显低了几度,似笑非笑的望着江云稀,说道:“这种事情你也愿意代劳,你是什么?传信的信鸽么?”

  江云稀惊呆了,她以为李琳儿所说的严炎嘴毒只是她个人认为而已,可是现在,她可以百分百的相信李琳儿说的话了。

  “回去跟她说,我改变主意了,她的辞职我不批,让她脚好了就马上回来上班,你既然是信鸽,这话应该会带到吧?”严炎说道。

  江云稀已经走到门口,听了他的话,愤怒的转过身,吼道:“你才是信鸽,你全家都是信鸽!”

  回到家,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说道:“琳琳,那个严炎的嘴巴真不是一般的毒,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莫名其妙的男人!”

  “什么?他疯了吗?昨晚才说要炒我鱿鱼呢。”李琳儿也拿起一个青苹果啃了一口。

  “反正他是这么说的。”江云稀无奈的望着她,又道:“还有,他好拽呀,你的辞职信他连看都没看就直接撕烂了。”

  那边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李琳儿发飙了,对着电话吼道:“你为什么不看我的辞职信,还有,你为什么对我的朋友那么拽!”

  严炎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挂了她的电话,气得李琳儿又重新拨了过去,可都是响一下就被对方直接摁掉了。

  江云稀好久没看过这么生动的李琳儿,不动声色的笑了,说道:“行了,你也别气了,我先去找秦风了,晚点再跟你联系。”

  她走后,李琳儿又开始无聊了,她就想吧,既然昨晚都已经听见他说要解雇她了,死皮赖脸不是她的范儿,所以她今天才会先发制人的写了封辞职信,原本还想来个好聚好散的。可这才过了一个晚上,严炎这家伙又改变了态度,这让她很生气。

  正在发呆,却忽然听见外面走廊响起了脚步声,她连忙跳着脚打开门,果然看见严炎手里拿着钥匙,听见她打开门,转头看着她。

  李琳儿:“你少来,你这种人也会为我好,听了我都觉得害怕,你还是直接点说吧,你究竟想怎么样?”

  严炎:“你也知道现在的工作很难找吧,你有很多存款吗?如果你失业了,你打算怎么办?天天上网熬夜鼓捣你那无病呻吟的耽美小说吗?女人熬夜很容易老的,如果失业了,你就会发现时间太多钱太少是件很恐怖的事,贫穷像就像疾病一样牢牢的跟着你,久了会让人烦的,那个时候你的家人就会避开你,你的朋友也会厌烦你,你会疯掉的。”

  李琳儿觉得自己真要被他气晕了,努力深呼吸了几下,才冷冷说道:“用不着你管!”

  “是吗?”严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冷笑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差一点就忘了,你不会担心钱的问题,因为你有男人养着你,你辞职刚好可以做一只全职的金丝雀,每天等着男人来宠幸你!”

  “当然了,一个完全没有了收入却可以安心靠男人供养的人,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更何况……”

  李琳儿真有点佩服自己,因为她居然没有被严炎说的话活活气死,愤怒的打断他的话,“更何况什么?”

  严炎原本想着说了这么多话,即便她住这里真的靠着某个男人养,但至起码她会不敢承认,会否认的,却没想到她居然没有一点否认的意思,他觉得自己的心情简直是差到了极点,他其实想说:我看你的性格应该不会被人包养才对。

  “呵呵,像你这样被人包养还这么高调的,我还真不想管了呢!”严炎的心里越生气,他的嘴巴就越毒越伤人。

  李琳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长得依然很帅,说出的话却像利剑一样直插人心脏,她“砰”的一声关上大门,再也不想看到这个鸟人!

  他深陷于沙发之中,不停的告诉自己,李琳儿只不过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正在被人包养的女人,他不应该对她产生任何想法的。

  可是,他的心还是很愤怒,此时手机铃声响了,他看都没有看,拿起手机,狠狠往墙上摔去,手机顿时四分五裂的散落在地板上,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