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数码 >

三星杯上遭遇滑铁卢 马氏新政引发“聂马斗嘴”

发布日期:2021-12-16 06:20   来源:未知   阅读:

  马晓春和聂卫平均是中国围棋界的传奇人物。上个世纪90年代,二人在中国围棋界无人匹敌,常常上演“聂马争霸”。

  “马晓”、“老聂”,这就是围棋界的人对这二位棋坛圣手的尊称。他们两个都是围棋界响当当的个性人物,一个桀骜不驯,摇着“八风不动”一脸孤傲;一个吞云吐雾,率真爽朗。二人都有一共同点:性子直,敢说话。

  如今,马晓选择在中国围棋队任教练组组长,而曾经在这一位置上任职的老聂还在棋场上奋力争输赢。

  本周二,三星杯预选赛战罢,参赛的中国棋手中仅4人进入本赛,是历届三星杯预选赛中中国队战绩最差的一次。

  于是乎,老聂那方开炮:马氏新政存在问题;马晓这边回应:落败与新政无关。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二位围棋大师,不料,一场口水战又“开打”了……

  中国军团在三星杯上遭遇滑铁卢,很多人嘴上不说啥,但是心里一个劲儿起急:中国围棋怎么了?而在此期间,在四川悠然自得地打着桥牌的老聂却开了口:马晓春新政有问题。

  老聂曾任中国围棋队总教练,对马晓早已深深了解。他自恃自己最有发言权,能一眼看到问题的关键。

  早在马晓春刚刚出任教练组组长时,老聂就摆出了自己的担心:“这么一个平时一贯吊儿郎当的人,他能克服自己自由散漫的毛病吗?”但是如今老聂在这个方面算是放了心:“他的脑子一向都很活络,也很聪明,属于年富力强。”

  但老聂又对马晓的训练方式“开炮”了。“集体训练,分组赛棋,这种方式不错。但问题是,棋手一周的训练强度太大。”老聂对记者说,“上午下午都训练,基本每天一盘棋,再加上围甲联赛舟车劳累,肯定受不了。”

  现在,除了参加比赛,老聂很少出现在棋院对局室中。倒是马晓上任后,老聂曾经有一次西装革履来到棋院,与弟子刘菁杀了一盘,还痛快淋漓地斩了大龙。“是他们请我去的。”如今再提起这个话题,老聂依旧不肯放下自己的架子。

  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德高望重,一向受人尊敬。据说,当时闲云野鹤般的马晓春肯出任围棋队教练组组长,和王老的一再激励有着密切关系。如今,三星杯遇挫,王老依旧力挺马晓。“新的制度实行时间不长,这与他个人能力没有关系。”王老说。下一页>

  “以马晓春的棋力和智商,他担任组长没有问题,中国围棋需要敢于挑大梁、承担责任的人。马晓春在这些方面表现都很好。他所制定的一些训练制度,在我们看来也是非常好的,棋院领导对他很有信心。”王老表示,“这次三星杯成绩不好,我们不能批评马晓春,围棋训练本来就是一个长期的事情,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看出效果。”

  中国围棋协会主席陈祖德一向对马晓春“当政”持支持鼓励的态度,即便是在三星杯落败之后也不例外。“马晓春一定会管理好围棋队。”陈老说。

  “虽然很多人都说他平时比较懒散,但他是一个做事情非常认真的人。”陈老说,“再有就是他功底好,技术上具有发言权,在高手云集的围棋队说话令人信服。”

  陈老说,马晓春在组织训练期间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他组织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从目前来看,无论是棋手还是领导,对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还在考察期,但是他的潜力已经显现出来。”陈老说。

  三星杯大败而归,众多人开始怀疑马晓的执教能力。但一贯个性十足的马晓在这个时候却出人意料地淡然,对于种种说法也只是付之一笑。“新的训练制度没有问题。”马晓坚持说。

  马晓说,他还在韩国率队参加三星杯时,就听到了老聂的“炮声”,对此马晓似乎也没有太往心里去。“说我制定的训练计划强度大,但是我觉得没有问题。”马晓对记者说,“我在这个位置上,就是想让中国队拿到一两个世界冠军,这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是要经过艰苦的训练。我认为,对于围棋队的队员来说,训练量并不算大,他们都可以接受。”

  马晓坦言,不会就此次出征开什么总结会,他认为“新政”实施时间太短,还是需要再长一点时间才能看出效果。“虽说这段时间比赛比较多,可能会影响到日常训练,但是我们还是会尽力坚持。”马晓表态说。

  对于老聂回来下棋,马晓说是老聂首先打了“申请”的。“他要回来下棋是好事,当时是我们把教练训练赛的名额让给了他。”马晓说,“不管他什么时候想过来下棋,我们都欢迎。”

  棋迷李先生有着十几年的下棋经历,他也格外关注中国围棋的一举一动。“要我看,这老聂提出的意见也不无道理,马晓还是要虚心听听。”李先生对马氏新政也有自己的见解。

  “下棋这个东西,首先得有兴趣,有感觉。你想想,每天逼着你坐在那里比赛,可不觉得无聊?”李先生明显支持老聂的说法,“特别是水平高的,他有时候就想自己摆摆棋、打打谱,你非要让他按时训练,这合适么?”

  “不过,咱话又说回来,毕竟马晓也是最高水平了,他的想法也具有一定代表性。所以,还是看看,说不定还真有用。”李先生说。

  聂卫春与马晓春的第一次交手是在1980年全国团体赛上,当时16岁的马晓春执黑以四分之三子的优势战胜年龄比自己大一轮的聂卫平。

  1982年秋,在“围棋夺魁赛”上,聂卫平与马晓春进行了五番棋较量,这被认为是第一次“聂马大战”,聂卫平以3比2胜出。

  1994年、1995年,两人先后在聂马七番棋对抗、第九届天元战决赛、第六届东洋证券杯决赛中交手。马晓春除了在第一个对抗赛中以3比4失利外,赢得了后两个比赛的胜利。

  此外,在2000年CCTV杯16进8比赛中,两人相遇,马晓春胜。在2005年围甲联赛中,两人再度交手,又是马晓春胜出。

  早在出征三星杯之前就已经表过态:不论输赢,和马老制定的训练制度没有关系,毕竟这个制度才刚刚实施了两周而已。

  对于新制度,虽说好像上了套,但是常昊认为这样的训练更系统了,肯定对棋手有好处。“原来都是分散下棋,更多时候是自己摆棋。现在能系统训练,感觉挺好的。”常昊说,“以往和马老下过很多番棋,觉得他确实厉害。现在感觉马老依旧在棋上很厉害,而且跟他学到不少东西。”

  当记者问王檄马老的训练是不是强度很大,平日累不累时,王檄睁大了眼睛:“当然不累了!比我们原来可能还要轻松呢。”

  “现在是上午10点开始训练,下午4点训练结束,比人家上班的人还少两个小时呢。”王檄笑着说,“原来我们自己摆棋,也许都比这个时间长。所以,我们还是比较适应这样的训练的。”

  昨天上午,在中国棋院门口,记者遇到了骑自行车来训练的孔杰。他说新制度的时间规定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而究竟这种训练会有怎么样的效果,还得通过一段时间慢慢看。

  “我们对训练时间没有什么不适应的,觉得这种训练方式挺好的,比原来自己找人下棋省心多了。”孔杰说,“但是实施时间还是太短了,要说现在这种训练能带来什么效果,那还说不好。而且平日里和马老接触还不算太多,可能以后会从他那里学到更多东西。”